见字如面》下架、《极限挑战》停播电视明星综艺陷入“囚徒困境”

2017-09-24 12:43

  9月19日晚《见字如面》第二季在腾讯视频下架。节目方回应节目并非停播而是“因故延播”:“《见字如面》下架的具体原因还未知,节目暂时因故延期。”到目前为止,已经有五档电视综艺陷入停播的“泥沼”了。

  这个月东方卫视首当其冲,从8月底开始东方卫视几档当家综艺都被接连卷入停播风波。8月30日晚间11点,主持人发布微博“谢谢你们一直以来对《秀》的支持和爱护,我们后会有期”,正式宣告脱口秀《秀》停播;9月14日,综艺节目《今夜80后脱口秀》主持人王自健发布了一条意味不明的微博,三个字“大结局”,让该节目停播传闻更加扑朔迷离——加上9月3月开始停播的《极限挑战》,东方卫视已经有三档综艺情势不佳。

  或许不止东方卫视不太平,整个娱乐综艺行业都战战兢兢。9月12日,凤凰卫视《锵锵三人行》微博对外发布消息,“锵锵暂时停播,后会有期”,19年的节目以这种方式收尾,举众哗然;此前,由台转网的亲子综艺《爸爸去哪儿5》也一度在停播传闻的阴影里,9月14日第一期节目正式上线优酷与芒果TV才让人松了口气。

  在监管层轮番监管与内容整改之后,电视综艺陷入了一种手足无措的困境。这是一种积重难返的疲惫感,网络综艺在几轮监管层下架与整改之后依然散发着肆意生长的生猛劲,原创入局者生生不息。而电视综艺先是遵快速吃透了海外综艺几十年沉淀的模式,“限韩令”过后如同无米下炊的妇人;再是将明星效应、粉丝经济的泡沫流量堆积而上,真人秀进入井喷阶段,“限娱令”之后明星综艺必须依附素人元素才能存活;到现在,前期完成品牌孵化的综艺IP纷纷衍生“综N代”,监管叫停整改之下节目模式的原生感逐渐消失,几个季度的内容分销也使得节目尾大不掉——电视明星综艺仿佛陷入了“囚徒困境”,除了被动的试探监管层那条金线,目前谁也没找到新的破局之法。

  《极限挑战》总导演严敏在接受人杨智帆的采访时,他提到希腊里的西西弗斯,因为了而被惩罚,循环往复、永无止境的往山顶推着岩石,岩石却在还未到达山顶的时候又滚落下去,宿命一样而徒劳的悲剧。“做节目的人其实是一个推石上山的人。”采访时严敏很平静的说,“推石上山这个过程,你不能去追求结果,只能告诉自己,我努力的去推了,这段时间我推着石头就好了。”

  这似乎之中讲述综艺节目热闹娱乐的之下是不为人知的孤独。9月7日,网络上有网友爆料,《极限挑战》即将停播,消息迅速在网上沸沸扬扬,隔天,严敏出面,让“一切以为准”。然而9月10日最新一期《极限挑战》并没有如期,对此《极限挑战》的微博与严敏均没有作出回应,而网传停播的原因是“某一期内容太过娱乐化了,有、有,还有离间,内容上太负能量”。这个理由让大多数人不能接受,但事实是直到9月17日,《极限挑战》依旧没有复播。

  这并不是《极限挑战》第一次停播,甚至可以说“停播”是《极限挑战》是逃不开的宿命,而《极限挑战》本身又似乎那种善于随命运改变自己的节目。2015年《极限挑战》第一季,因节目模式抄袭韩国综艺《无限挑战》而陷入版权纠纷,彼时《无限挑战》的正版版权属于央视的《了不起的挑战》,《极限挑战》迅速整顿,但仍旧停播了近一个月才得以;第二季正逢“限娱令”的风口,《极限挑战》由于“内容低俗,社会风气”而进行内容整顿,节目第六期一度下架,回应是“技术问题”;到了现在,节目停播,不管是节目组还是粉丝,但十分冷静。

  第三季的《极限挑战》面临的窘境不仅是监管层的把握,还有内容上的革新与阵痛,剧情向综艺减少娱乐效果专心剧情,“综N代”无法逃脱的审美疲劳,这些都是难题。节目内容偏向社会的内容,以喜剧综艺讲出人情世故与,兄弟情之间存在的罅隙与矛盾,人设鲜明又过度鲜明,这些既是《极限挑战》的独特之处,也是它被非议的地方。停播之前,严敏曾说,“《极限挑战》的就是向死而生。”生命是无常的,并非全是美好和正面。这仿佛一个预言,解释了节目组对《极限挑战》停播的态度。

  对于电视明星综艺的宽容度并不高,传统概念中电视平台覆盖的受众面远远大于网络视频平台,众口难调,明星综艺被要求必须符合各个年轻层与各种审美需求,具备娱乐效果,同时肩负社会责任,必须对社会大众有正面的导向作用。而节目中明星存在的瑕疵与感官不同的玩笑手段往往被社会大众诟病。监管层手中的线月发布的《关于把电视上星综合频道办成讲导向、有文化的平台的通知》将电视明星综艺排除在黄金时段之外,而接踵而至的停播事件也预示,电视综艺或许将迎来阵痛期。

  而现在最让人关注的是,如《极限挑战》一般停播的节目之后该如何应对,节目何时复播,今后打算如何?目前严敏与《极限挑战》微博都未给出这三个问题中任何一个的答案,他们微博的最新动态是点赞和转发了东方卫视的网络安全主题片《第五空间》。

  或许《极限挑战》未来的,我们可以从《爸爸去哪儿》系列节目与《秀》系列中窥见一斑。《爸爸去哪儿》系列节目受“限娃令”的影响是最早一批由传统电视平台转向视频网站平台的节目之一,大概祸福相依夺得先机,《爸爸去哪儿5》在这次停播潮中依身优酷与芒果TV而幸免于难,而《秀》在停播之时网络则有传闻,“或将加盟芒果TV脱口秀”,那么由台转网,或许是一条出。

  9月14日,《爸爸去哪儿5》在优酷与芒果TV正式上线第一期节目,双平台网播量达到4.9亿(优酷3.3亿,芒果TV1.6亿),这无疑是综艺IP中孵化度较高的节目之一。2012年还在湖南卫视《爸爸去哪儿》在国内掀起了萌娃综艺的风潮,引进韩国综艺的成熟模式,明星子女、亲子相处的新颖内容,第一季之后明星带娃的同类型综艺迅速出现在各大综艺平台:浙江卫视推出《爸爸回来了》,深圳卫视推出《闪亮的爸爸》,江苏卫视推出《加油小当家》等。

  而这种历史进程中推动着时代的车轮,一系列因为监管政策叫停的综艺节目开始转向网络平台。最初因为“限娱令”“限星令”而偃旗息鼓的各类综艺开始在网络平台发迹:《2017快乐男声》在优酷与芒果TV重启,《爸爸去哪儿4》《妈妈是超人》在“限娃令”的风口下迅速完成由台转网;湖南卫视老牌综艺《变形记》在卫视平台被备受争议,转身芒果TV重新回归大众视野;美食综艺《十二道锋味》在浙江卫视三季之后变身《锋味》转战优酷……随着网络综艺的格局逐渐升级,政策下由台转网的综艺节目数量逐渐增多,电视综艺与网络综艺之间的界限正在模糊,由台转网或许是未来电视明星综艺的新出。

  一是,网络平台面临的审查也不轻松。如《见字如面》节目网络平架,腾讯平台与节目组均未给回应,而网友猜测《见字如面2》可能由于冠名商“人人贷”非国家正规贷款平台,有可能法律,导致节目下架;又或者是因为节目内容如“太平轮”“空战”涉及到历史内容、导向不明确而被整顿。同样的问题网络平台也不可避免。

  二是,综艺IP受众分流。如同《爸爸去哪儿》系列这样的电视综艺IP转向网络平台,虽然保持了内容,但也面临受众分流的问题。网络平台上内容为王,而内容竞争如同大浪淘沙,程度或许比更胜。

  如同《爸爸去哪儿5》这类萌娃综艺在优酷平台上,还有独家内容《小手牵小狗》,扩大范围在其他平台,腾讯出品了《放开我北鼻》,爱奇艺拥有《了不起的孩子》这都是不可避免的竞争关系;类似《2017快乐男声》的网络选秀综艺,同时期有爱奇艺自制《中国有嘻哈》,腾讯自制的《明日之子》。更不提网络综艺本身原创综艺的生猛攻势,从脱口秀《奇葩说》《吐槽大会》到情景类《火星情报局》《明星大侦探》,明星美食元素的《姐姐好饿》《拜托了冰箱》……网络平台的内容生命力正在喷发,虽然更迭速度快,但从来不缺后来者。

  如《极限挑战》《秀》这类电视明星综艺节目,在网络平台存在热度,但是国民度来自于电视平台,这也是为什么网络综艺频频出现现象级节目却难以保持持续的热度,它们没有一个受众稳定、普适性高的平台进行输出。而电视明星综艺由网转台,内容上的得以松绑,但是也受众分流,如何培养节目受众黏性完成变现,也是不能避免的问题。

  目前,《极限挑战》第三季背后的广告赞助包括了vivo冠名费的4亿元,今日头条的6000万元,蒙牛纯甄、日产和新浪等28家广告商,总共广告赞助费用达到5.6亿。如今《极限挑战》停播,心急的除了粉丝,或许还有一众金主爸爸。